世界人为何如此偏爱金融和IT?

       2013-08-12 09:37:19

至少有5个重要的点可以回答题主的问题:

1.金融业擅用杠杆,导致金融企业利润(扣除人力成本前)高;

2. IT业很多服务边际成本几乎为0,导致IT企业利润(扣除人力成本前)高;

3. 金融、IT业的核心生产资料是人,导致高端人才薪水分配占比高。

4. 全球化、技术进步导致实业与金融、IT业的收入差距进一步被拉大。

5. 金融、IT业具有配置资源的属性,获得“超额”回报是合理的。

        第一,擅用杠杆的意思就是金融机构懂得利用别人的资本帮自己赚钱,而且与大多数实业相比,金融业特别擅长。

 

        金融危机之前很多金融机构都维持了特别高的杠杆,也就是说用同样的资本,金融机构可以撬动更大体量的交易,自然就有更高的回报率。即使是金融危机后去了杠杆,也有12倍左右的规模,这是实体企业无法企及的。虽然国内的情况还有所区别,但金融机构的本质就决定了他们更容易利用信用和客户资源去提高自己的收益。

 

        实体企业通过展期,期限错配等手段让资本持续滚动的能力非常弱,所以他们需要用资产、现金流、或至少是对未来发展的预期去为自己的信用背书,而这些资源往往都是很有限的,所以能撬动的资本也就很有限。这样的杠杆亲近性就决定了在同样的体量下,金融机构可以利用比实体企业更多的资源,产生更多的收益。

        第二,IT业的边际成本远比一般实体要低,一些情况下几乎为0。

 

        工厂多生产一颗螺丝钉,房地产企业多盖一栋房,这些都是需要付出实在的物料和人力的。就算规模生产和高科技设备效率再高,也免不了实际的投入。可IT不一样:在一定的规模上,一个app服务500万人和服务600万人可能成本没差别,但收益却变高了(不考虑所有行业都有的推广成本)。call center和洗脚城之类的传统服务业,单个人员能服务的客户始终是有限的,技术能带来的效益提升不大。

 

        但IT业的技术发展则可以让单个程序师为千千万万的用户服务,这样生产效率就能得到极大的提高,从而提升企业利润。在固定技术水平下,IT企业已具备很大的成本优势,而随着技术的进步,他们增长的动力只会把实体企业拉得越来越远。

        第三,和一些传统实业相比,金融、IT企业的高端人才能直接创造出巨大的价值,因此利益分配的占比也更大。

 

        题主的举例里面,那些实体企业的雇员虽付出了很多努力,但直接创造的价值有限,需要和别的生产要素分享收入。

        以楼主提到的工程师为例:一个精通技术的工程师,固然为成为专家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在实际的工作中,他往往只能起到重要作用,而不是主要作用。比如建造一个水电厂,首先就不是一个工程师能搞定的,而是需要数个工程师团队,涉及不同领域。其次,光有技术指导也远远不够,还需要购买设备,施工建造等步骤。一座水电厂的完工,涉及了许多复杂的环节,每个环节都不能说不重要。所以对每个环节中的高端人才来说,能力再强也无法分到大部分蛋糕。

        而对金融业来说,比如做一单IPO:一两个厉害的拉皮条人员拿下单子,再来一个业务小组搞定需要的文书工作,接着配合下销售团队把股票卖出去,扣除第三方机构的费用后千万级别的收入就到手了。这其中涉及的人员总数往往只有数十人甚至十数人,还没有什么机械设备的投入;在这种前提下,高端人才的收入自然可以很高的。

        IT也是同样的概念:一两个人或者一个小团队开发出一个软件/网站/硬件的原型,通过吸引市场注意力得到最初的收入和投资人注资,接着就能完善产品然后大规模推广,最终实现指数级的增长(在产品成功的前提下)。

 

        在整个价值创造的链条中,技术和创意是最重要的,制造产品/部署服务的工序往往被外包。苹果产品赚了那么多钱,又有多少落在了富士康工人的口袋里?在许多IT业的财富传奇中,虽然也利用了类似传统实业的大规模生产/部署服务的手段,但核心的产品/服务还是来自于高端人才的技术和创意,这是无法替代的,所以必然能分配到核心的利益。

        第四,全球化和科技进步增加了企业的雇佣选择,从而削弱了许多实体经济中员工的议价能力,拉低了工资;与金融、IT业的高薪相比显得不和谐。

 

        很久以前,美国一个普通的工人可以有很体面的收入。美国有公会等为中低层人民争取福利的机制,加上社会基本也较为富裕,有能力支付相对昂贵的人工费,所以即使在实体经济中当一颗螺丝钉也会有不错的收入。

        但全球化,第三次科技革命开始后,很多可以在国外做或给机器做,成本还更低的工作就被外包出去了。这类的工作往往会在美国消失,人们不得不去从事门槛更高的职业,也就是说劳动力的议价能力降低了。罢工在过去可以涨工资,现在则可能直接被中国、东南亚的工人甚至机器人取代。中国是全球化的受益者,加上过往对职工权益的保护也不强,所以还不太能体会到这点,但未来会越来越明显(比如总体收入增速放缓)。

        相反地,因为金融、IT业的高收入人群本就难以被全球化和技术进步威胁;而全球化和技术进步又为金融和IT业带来了更大的市场,更高的效率,所以总的来说,这两个行业高端人才的工资水平是在增长的(其实不光是这两个行业,在大趋势下,传统行业也在经历着两极分化)。大家可以感受一下:

图片1.png

 

        上图是纽约不同行业的历史平均工资,红色是其他所有民营行业,紫色是证券行业。历史趋势显示实体经济雇员的收入增长缓慢,而证券业则很快,最后差异越来越大。当然,也不是每个在纽约证券业工作的人都能赚到35万美金的年薪,也有很多非高薪的analyst存在;这么高的平均薪水说明证券业本身也存在着极大的两极分化。

        最后,金融、IT业具有配置资源的属性,因此可以获得比自身付出更多的价值,这在市场经济的逻辑下是合理的(不谈社会稳定/公平的问题)。传统经济学认为价值是实际存在的,固有的,而马克思更认为价值是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的。在这种朴素,带有“天道酬勤”价值取向的观念下,我们倾向于认为一个人能赚多少钱取决于他有多努力,或者他有多少天赋。但在实际的市场经济中,价值是由公平交易创造的。也就是说只要公平合法,能赚多少钱取决于能为购买者创造多少价值,他觉得值不值,而不是自己有多努力。

        以金融为例,很多人觉得投行人收入高是因为他们人员素质高,工作时间长。但本质上是因为他们从事的是关系驱动型工作,而不是技术驱动型。投行做的技术工作,会计事务所也能干,但收入低得多,这点国内外都一样。你能做建模/咨询/尽调,我也能做,所以光靠技能是实现不了高收入的,因为往往会走上同质化竞争的道路,最后变成价格战(稀缺的高精尖技术除外)。

        投行的人加班辛苦,会计师就不辛苦么?凭什么同职级的投行人收入是事务所的好几倍,甚至十几倍?因为投行能为企业找到最合适,估值最高的投资者;或者反过来为购买方找到最合适的投资标的,别的类别的机构做不到,这才是溢价的点。对投行而言,可能有的交易撮合很简单,只是打了几个电话。但对企业来说,这解决了他们最重要的融资问题,当然愿意支付很高的报酬,就算服务本身没有消耗多少工作时间和精力。

         IT也是同样的道理。对阿里巴巴来说,把一家企业放到他的B2B,B2C平台上,做一些广告,优化一下搜索排名结果,消耗不了多少劳动时间或是资源,甚至几个人花几天就能搞定(这里谈的是新增客户的边际成本,而不是平台搭建的固定成本)。但对企业来说,却能对接到最需要的客户、合作伙伴资源,创造出实在的业绩增长。因此就算阿里巴巴的服务没有付出多少努力或是智力,却完成了一次伟大的资源配置,为客户创造了客观的价值,高收入是正常的。

 

老生常常谭:

 

        一句话,在市场经济中,生产要素的价格是由生产要素的“边际产出”决定的,工资是劳动力的价格,其产出也是由劳动力的“边际产出”决定的,而不是努不努力、辛不辛苦决定的。

        所谓边际产出,就是增加一个单位的生产要素能带来多少产出或者说收入。我在生活中见到的一个例子就是,员工规模同样是四五百人的芯片设计公司和塑料品制造行业工厂,前者的年产值是约10亿美元,而后者只是大概只有七八百万美元。从整个社会来说,四五百人在芯片设计行业的边际产出就是10亿美元,而在塑料品制造行业的边际产出是7百万美元,所以,在芯片设计公司的员工的工资就比在塑料品制造工厂的员工工资高很多。

        当然,你不能随便把四五百人安放在芯片设计或塑料品制造行业。要进入芯片设计行业工作,你需要足够的专业知识和技术,一般要受过高等教育;而在塑料品制造行业工作,可能只需要初高中学历,经过短暂的上岗培训就可以。

        你可能会说,在工程、制造行业也需要很多专业知识啊,也需要受过高等教育啊。没错,但这要看这些高等人才的稀缺性,就是说,你是不是无可替代。在很多行业,一些顶尖的、别人不能替代他的高级人才,收入也是很高的,甚至高过金融、it行业的普通从业人员。只是他们在行业的比例太小,跟金融、IT行业的普遍高工资相比,根本不起眼。

        简单说,金融、IT是知识密集型,或者说技术密集型产业,其产出主要靠员工的知识、技术和创新的应用和发挥,所以产生的收入主要分配给拥有知识、技术和创新能力的高级人才;而传统行业,则是资本密集型——产生的收入主要分配给资本(老板、银行、设备销售和租赁公司、土地拥有者),或者劳动密集型——产生的收入主要分配给劳动力(农业、低端制造业),所以低端制造业的老板生存是比较困难的,例如服装厂的老板,日子比其他高端一点的行业老板难过,因为竞争力太大了,员工的边际产出比较低,当然比起普通打工仔,他们的收入还是比较高的。

        华人首富李嘉诚,他的行业主要是基建、房地产、能源、港口码头、货运这些传统行业,这些行业全都是资本密集型行业;世界第二、三首富,什么墨西哥、印度电信大亨,电信行业也是资本密集型行业,他们是典型的靠“钱生钱”发家的大富翁。

        而世界首富比尔盖茨,是典型的靠知识技术和创新发家的例子,他能当上世界首富的位置,完全得益于操作系统带来的长期的技术垄断地位。

 

任易,从Sales到PM:

 

         核心:短期(1-3年)内用小资本博取高回报率。

         首先传统工业很有钱!不差钱!小资本家的钱投在传统工业上,第一是钱不够,第二是回报太慢。

         其次因为金融和IT一直在创造新的细分行业,培育成熟后投资回报率极高。所以既然有很多东家(资本)青睐,大掌柜(CEO)、二掌柜(VP),大师傅(CTO)、二师傅(架构)的收入自然高的很。

         在 @vilincy 答案中提到中信集团,这个庞然大物,就有自己的中信重工、中信海直、中信资源控股公司。可见红色资本家的眼光长远。中信银行、中信出版社、中信证券、中信地产之间是什么关系?

        近3年来或多或少对炼厂和工业装备有些了解,本身又一直从事IT行业。所以此回答欢迎各位工业界人士指点打脸。

        很少有人知道现在我大中国的工业强悍到什么程度,因为离生活太远,但是每个人都知道刘强东和奶茶那点情事,因为京东在我们身边。

        首先我们看京东上市之前,一共才从DST、老虎基金、安大略教师退休基金、红杉、KHC、腾讯融资28.3亿美元,上市之后融资17.8亿美元。对我们老百姓来说,是天文数字了吧?

        拿到我大炼化领域真不够看。中哈一体化石化联合工厂(PDH-PP)由SEG中标EPC总包,据传项目总额为10.4亿美元,工程使用法国Axens公司的专利技术,两套装置分别为100万吨/年连续重整装置和50万吨/年芳烃装置,总工期预计39个月。中科湛江炼化一体化项目总投资600亿人民币。
拿到我大铁路领域真不够看。例如兰新高铁总投资1435亿元,资本家手里那几千万美元扔进去连水花都不见。

        拿到我大轨道领域也不够看。随便一条25公里以上地铁线路,拆迁、隧道、土建、变电、车辆、机电设备,赶上拆迁难度大,地质条件复杂,花掉200亿轻轻松松。

        振华重工中标新加坡吉宝船厂的2000吨龙门吊,一个至少1.5亿人民币,能在前期投多少个创业公司了?

        大家看着那么多码农,双码农一年收入80-100万,但是这都是明面上的钱,是每周5+2,白加黑一周工作60-70小时挣回来的钱。拿得干净,所以敢说。

        工程类的如电气、土木,10年以上一线经验,现在在做基层或中层管理的,干净的钱可能只有25W,加上海外补助又多了15W,加上平时日常开销公司支出节省的10W,加上一些灰色收入,在收入上秒杀码农。只是黑钱说不出口,所以闷声发大财而已。我还要说:金融行业来钱快,逼格高,是各路高端人脉广阔的二代的首选职业;但是……(不拉仇恨,到此为止)

         工业是强国的基础,红色中国成立至今,建立了完整的工业体系(完整的!),而且我们的大型工业工程国企早就走向中东非洲拉美,在这一点上,他们跟华为中兴一样,都令人景仰。

        总结,一方面,资本家重视回报率和回款时间,大额资金不会投向动辄5-10年出成果的工业领域;小额资金愿意放长线钓大鱼,但是需要高额回报率和退出机制,这是工业领域无法实现的。另一方面,工业界的收入并不低,但是工作环境肯定不如写字楼里的金融人士和码农。其收入构成并不适合放到聚光灯下。

 

萧瑀,常得出家修净戒:

 

        引用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二卷里面的话解释就是:“生产过程只是为了赚钱而不可缺少的中间环节,只是为了赚钱而必须干的倒霉事。”恩格斯在编辑马克思的手稿时,在这里特意补充了一句话。{因此,一切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国家,都周期地患一种狂想病,企图不用生产过程作媒介而赚到钱。}(出处为:《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十四卷,第68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

        多补充一点内容。马克思这个论述是从资本的循环角度论述的。主要着眼于产业资本。其他类型的资本的循环形式都是产业资本的循环形式的缩略。他所处的时代,虽然金融等产业已经存在,但是发展程度远远不如现今。所以虽然存在着这样的狂想,但是实际上还是以产业资本作为主导,生产活动从来没有被忽略过。

        到19世纪的末期,也就是进入一般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上认为的垄断资本时代了。这个时代的特色就是金融产业开始非常发达,金融资本成为社会的主要资本形式、控制了产业资本。具体这方面的论述请参考希法亭的《金融资本》和斯威齐的《垄断资本》。这个时期直到今天都是,金融资本以多种形式控制着产业资本。甚至在某些国家形成了所谓的“去工业化”,以为仅仅依靠金融和IT等行业的领先就能够保证经济的持续增长。

 

        当然这样的代价也是很大的。IT产业的泡沫破灭应该是在1998年到2001年左右,布伦纳的《繁荣与泡沫》一书对此有详细的讨论。而2008年开始的次贷危机,使得某些“去工业化”的国家提出了重新工业化的口号。虽然资本偏向于流向从题目所说的产业,但是事实仍然表明,整个经济体系是离不开物质生产的,甚至只是比例的失衡都会造成严重的危机。

        以上的观点基本上都是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角度出发的。主流经济学未必看得上这个解释。但是主流经济学的底气来自哪里我确实是不知道。因为貌似到目前我没看到应用主流经济学方法解释当前经济形势的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