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1400年屹立不倒的建筑家族企业

       2013-09-16 10:20:37

       当今世界上最古老的企业,是日本金刚组公司,其专业从事寺院建筑建造及维修,至今已有1437年历史。关于金刚组为何能存活千百年,日本某些调查机构不久前发表的一份调查报告或许能够给出答案。

 

长寿秘决:信与诚 以及不上市

 

      日本帝国资料库曾针对4000家老企业展开调查,邀请这些老企业用一个汉字来概括他们的“长寿秘诀”,其中反馈回来最多的回答是“信”字,其次则是“诚”字。而东京商工调查公司也发表一份调查报告,显示日本企业长寿的秘诀同样是诚信和不上市。此外,在问卷中,不上市及强调重视人才也是这些日本企业能够长寿的重要原因。调查报告显示,上市对企业的长期生存来说有很多不利因素,比如容易进行浪费投资和轻率扩张业务等,不上市更能慎重地运用资金。

 

建筑不用钉子

 

      公元578年,正值日本敏达天皇六年,圣德太子笃信佛教并大力弘扬,他批准从朝鲜百济请了三位专门修建神社、佛寺的名匠——金刚(即金刚重光)、早水、永路,兴建日本第一座官寺即四天王寺。寺院建成之后,金刚重光创立了金刚组,继续留在日本负责四天王寺的修缮。自此,金刚组世代以“守护四天王寺”作为使命,在随后的一千多年里,承担着四天王寺所有的修补工作。

 

      公元8世纪初,金刚组将当初四天王寺搁浅未建的回廊和讲堂等建造完成。不过,金刚组的业务并不止于四天王寺,日本许多传统建筑都能看到其印记。1583年,即将统一日本的丰臣秀吉将大阪城修建成地势险要的军事要塞,金刚组是工程的组织者。德川幕府时代,金刚组先后为德川家族建成了日本三大名园——偕乐园、兼乐园、后乐园。如今,这三大名园已经被指定为“日本重要文化遗产”。

 

      自古至今,金刚组一直推崇的是“职人技”和“工匠精神”。工匠加藤博文说,整个四天王寺的建筑,木柱和横梁的接驳关节没用一颗钉子,这是金刚组世代传承的古法。“我们用纯木材纵横卡位的技术支撑屋顶,使修复变得简单”。

直到今天,金刚组仍在坚持用传统建造技术,大梁、立柱、雕花、楔子,全部用手工打磨。在这些精美的柱子和横梁连接的内侧部位,经常可以看到如“坚固田中”的字样,只有检修拆开才能发现。“这是金刚组师傅的习惯,是给未来的人看的,要传达的意思是:这个时代是我创造的!”数百年后无论何时改修,工匠后辈们都可以感受到前人的心意。

 

奉行“实用主义”

 

      金刚组能够传承千年,与其特有的组织有关。在日本,工匠都是自由职业者,不隶属于某个工匠队,但金刚组的所有工匠却是专属于其管理之下。作为家族企业,被称为“栋梁”的总首领由金刚家族世袭,下辖畑山组、木内组、土居组、加藤组、木口组等8个组,约120人。金刚组不采用长子继承,而是选择有责任心和智慧的儿子继任。在没有儿女的情况下,通过招上门女婿,让其改姓以保证传承衣钵。

 

      金刚组奉行“实力主义”,8个组既密切配合又互相竞争。每次接业务时,总部会评估各组的能力,决定由哪一组来负责。当上组长后也不代表可以不干活了,组长被要求亲自动手,甚至专干重活难活。

 

专注专业度危机

 

      始终专注本业也是其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在重视佛教的日本,金刚组从事的寺院建筑行业是任何朝代都需要的工程。虽然每个时代总有溢价高的其他行业出现,但金刚组却始终坚持初心,抵制诱惑。金刚组第四十代首领金刚正和就说:“我们公司生存这么久其实没有什么秘密,坚持最基本的业务才是生存之道。”

 

      金刚组1000多年的发展之路并非一帆风顺。1868年明治元年,明治天皇推行“神佛分离论”,废佛毁寺,四天王失去了原有的领地,一直受其庇荫的“御用木匠”金刚组也失去了原有的俸禄与地位。面对困局,工匠们开始在其他寺庙工作,并从事商业建筑的建造与维修,最终凭藉精巧的技艺,度过了这次危机。

 

      进入昭和年间后,传承到第三十七代的金刚组迎来第二次“试炼”。首领金刚治是个不折不扣的技艺工匠,却对各项经营活动兴趣缺乏,使得金刚组业务受阻。1932年,金刚治觉得辜负祖先重托,在先祖的墓前自杀了。家族危亡之际,金刚组毅然打破传统,由金刚治的妻子吉江继任,成为历代中第一位女首领。如此大胆的举动在当时引起了巨大的社会震动,而正是这位女首领,上任后带领金刚组摆脱了危机。

 

      好景不长,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日本忙于“护国神社”及“军神”的建造,寺院的建设基本停滞,金刚组经营惨淡,陷入危机。在这样的苦境下,金刚组瞄准商机,投资制造军用木箱,熬过了这一关,保住了公司的命脉。

 

传承与重塑:不出赤字

 

      19世纪80年代,金刚组看到房地产业发展红火,没能抵住诱惑,购买了大量土地。但随着日本经济泡沫破灭,房地产遭遇重创,金刚组资产严重缩水,债务缠身。2006年1月,大阪知名建筑公司高松建设从第四十代首领金刚正和的手中将公司买下,并完成重建。新公司结束了家族经营,但保留了公司名称、组织结构和经营模式。“如果让‘大阪之宝’金刚组垮了,将是大阪建设行业的耻辱!”高松建设会长高送孝育说。

 

      在新社长小川完二的带领下,金刚组回到原点,心无旁骛地专注于寺庙建设。同时,小川改革了金刚组的成本意识,强化了经营人力。各个组也开始法人化,一直以来充满职业技工气质的工匠们不再只埋头工作,也开始算起了经营账,以“不出赤字”为奋斗目标。

 

      在小川看来,金刚组除了祖传的技艺,其千年如一日对事业的专注和对传统的尊重,已经成为日本社会文化的一部分,必须完整保留。“我们所建造的是宗教建筑,正是那个时代每个人的信仰和内心想法的集大成。这种压倒性的庄严感、极乐净土的具现化和神佛面前的纯粹,是被历史永远镌刻的。”

 

      在金刚组公司里的一个桐木箱子中,仍然保留着一份珍贵的手稿。那是1801年,第三十二代首领金刚喜定在“遗言书”中立的家训。总共列了16条,大致可分为四类内容:一须敬神佛祖先,二须节制专注本业,三须待人坦诚谦和,四须表里如一。

 

      2014年1月11日,金刚家在四天王寺举行每年例行的手斧开工仪式。“传统是需要很长时间慢慢建造起来的,就算是很小的一步,也会在历史上留下确实的痕迹。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企业,今天我们所拥有的,只是认真走过这一步步,以后也将继续这样前行。”

 

 

千年老企,何以至今屹立不倒?

图片1.png

图片2.png

图片3.png

 

        如果你认为,如此长寿的企业只是个例,那你就错了!调查显示,在日本,1000年以上的企业有7家,500年以上的企业有32家,200年以上的企业有3146家,100年以上的企业有50000家以上。这些百年老店之中,有89.4%的企业是员工人数不超过300人的中小型企业。许多日本中小企业都是“日本神话”的创造者,这其中颇有历史的老店就超过10万家,里面的匠人多达几十万。
 
        而在中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是2.5年,集团企业的平均寿命不过7-8年。最古老的企业是成立于1538年的六必居,之后是1663年的剪刀老字号张小泉,再加上陈李济、广州同仁堂药业以及王老吉三家企业,中国现存的超过150年历史的老店仅此5家。
 
        两国的文化层面,就不再论述,如果说上百年的企业可能还存在国家鼓励方面的因素,那上千年的公司,就只能说明这个国家的人民骨子里就是这种性格,我们只能站在学习的角度,看到底是把公司开得长寿点好,还是短寿点好!
 

 

 

图片4.png

      秋山利辉,秋山木工的创始人,在中国的木匠都在纷纷搞装修,用钉子干『快活儿』的时候,他依然在坚持榫卯结构,坚持亲自带徒弟。

 

      秋山利辉从小就对木工非常感兴趣,经常一边看一边想这些木工活,并且判断这个木匠人怎么样。后来他发现,凡是对人热情的木匠,手上的活也不错;反之,对人不耐烦的木匠,手上的活儿也不怎样。这也许是他在几十年后总结出“有一流的心性,必有一流的技术”的滥斛。

 

       在秋山木工学校,学员一年上预科,四年学做徒,三年学带徒,八年后自立,便被赶出学校。在八年中,学员们每天都要背诵三四遍“匠人须知30条”,八年下来就有一万遍了。

 

       事实上,由于秋山木工在日本木工界地位显著,每年来报名的人很多,但秋山利辉对学员的要求极为严格,因为他要培养木工界的“超级明星”,到目前为止也仅仅培养出60余名工匠。每次有学员报名,他都要到对方家里面试其父母三四个小时,用以确定父母对孩子的支持度。此外,他更愿意招收“傻”一点儿的学生,“这样我让他们往左,他们就不会往右”。

 

     “秋山木工”针对以成为工匠为目标的见习者和学徒,颁布了十条规则,其中被录取的学徒,无论男女一律留板寸头,禁止使用手机,只许书信联系,研修期间,绝对禁止谈恋爱……

 

图片5.png

 

        诸如此类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坚持活字印刷四代人的印刷厂,祖辈专注于做蜡烛的蜡烛厂,他们无一不在坚守着家里的传承,那么,中国的公司如此短命,那他们都去哪里了呢,他们真的是由于经营不善,而赔的没有翻身之日了吗?其实没有,他们都转行了,自己的行业做着做着,发现了更暴利,更喜欢的行业,于是又去做其它的,这就造成了中国的很多行业并不规范,没有文化的积累,大家都是新手,更不用谈什么品质了。